web analytics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微胖生存與完美的標準
十月16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微胖生存與完美的標準

近期雖然很想跟大聊一些社會議題,但因為亂象真的太多了 連要從哪裡說起都不曉得 還是來聊聊講好的微胖生存學以及身在這片土地上的審美價值觀 也是之前跟大家講好要聊的東西   會跟大家講到聊這個題材 是因為波痞我之前8月底接受了儂儂雜誌的採訪 (2014年9月號刊登)   主要在聊的就是微胖時尚這件事 雜誌中說到的部分其實蠻精華的, 大家有空可以去找來看   當時在接受訪問的時候 編輯開口跟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當時問妳的時候真的很怕冒犯到妳,因為大部份人不會想要聽到這種形容詞!」   但說真的我對這種形容並不會感到不舒服, 因為說的態度跟方式不一樣   其實波痞我從小時候就從來不算是個瘦子 尤其小時候真的胖得要命 至於這個故事之前說過了 大家可以去參考這一篇>>「蝦毀」女大十八變芭比娃娃。 這篇的話就是以比較歡樂的角度去討論這件事     在這邊也附上一張小時候的照片  ...

Read More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與忍無可忍開誠布公大幹譙
七月20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與忍無可忍開誠布公大幹譙

本來這幾天因為結婚的事情 應該要一直保持愉快的心情的 沒想到在這種時刻竟然還是忍不住要打牢騷文幹譙一下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天不管來看熱鬧的還是來被幹譙的 都給我一字一句看清楚了, 沒看清楚自行跳針的我沒有要管妳   有些事情我隨便妳講, 反正認真就是輸了 可是飯亂吃妳家的事 話亂講妳就夜路走多不要碰到鬼   好,我想應該很多看文章的人現在一進來完全摸不著頭緒 就被我一連串的字轟炸得亂七八糟   我現在就跟親愛的妳們 以及那些胡說八道說話不打草稿也不查證的人好好說清楚 不應該講的我還是會消音啦 以免為了我幾個字在幹幹叫有人拿這當把柄去告我   前幾天7/17我跟Mr.71去登記結婚 這件事情是我們早就計劃好的, 但在登記之前,只有我們身邊幾個知心好友跟家人知道這件事 知道我們確切計劃登記結婚日期的人 總共大概不超過10個吧!   直到登記完,下午工作結束...

Read More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關於社會與人性的本質
五月24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關於社會與人性的本質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人性與人格養成的問題 我不是什麼專業的心理學家,我也沒有研讀太多相關的文獻 基本上只是就我個人的想法在這裡跟大家討論 當然也是以我以往牢騷文一般的碎念寫法   嗯,在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以後 這幾十個小時有好多想法不停在我腦袋裡面打轉 關於社會的、關於人性的各種反省跟疑問 我想所有的人都是的 不然電視上、網路上不會充斥著各種論點的言論   相信看到消息後大家第一個念頭應該是「這個社會怎麼了?」   可是當這個念頭過去以後 社會大眾的咎責行為就開始啟動了 挖出兇嫌所有的過去, 然後將與自己不同的部分揪出來討論   跟你不同的,跟我不同的。 變成一個比較小眾的、單一特徵的追殺   當然我們需要去思考,去找出問題 不過在找出問題的同時, 卻往往忘記了我們也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   而這個社會所存在的問題總是沉積已久的 並不是某個突發的原因所造成的  ...

Read More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與小市民的核四反思
四月24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與小市民的核四反思

夜深了,今天我們來談談核四的問題。 我不想以什麼偉大的、犧牲的方式去談 畢竟很多人光是看到這些就卻步了 或是就會冠上一些有色眼鏡去看待 我以我自身的觀點去講, 而且我會慢慢講,也請你慢慢看 其實一年多前當廢核議題吵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我是有點無感的 如果妳有注意到,事實上我之前一直沒有表態 沒有表態的原因其實是基於一種放棄的心態 為什麼放棄呢? 因為原本我覺得,即使台灣全面廢核了 中國大陸南方也是一堆鄰近我們的核電廠 導致我原本對此其實是放棄的 也因此對廢核與否一直沒有提出觀點 2011年日本東北發生了311大地震 這血淋淋的事實, 好像才讓同樣位於環太平洋火山帶的我們去重視這些問題 核災後的封鎖區一片荒蕪 只剩下沒有自主權的動物流在這片荒蕪裡自生自滅 我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 日本領土的大小總面積是英國的1.5倍 印象中並不小的英國是台灣領土總面積的6.7倍 事實上我們口中常常說的"小日本" 領土大小超過我們的10倍大 可是一個小小的福島核災...

Read More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世代鴻溝與頭腦簡單的歪理們
四月20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世代鴻溝與頭腦簡單的歪理們

要開始打這篇文章前我還在想這篇的主題應該是什麼 但是我覺得一部份對於自於世代鴻溝的無奈吧 還有對於大高級長輩的反叛嗎? 不好意思我真的一時之間想不到什麼適當的詞彙 畢竟這已經不是高級外省人高級本省人的問題了 前幾天一位網友私訊了一篇她說她許多朋友在轉貼的FB文章 說總覺得怪怪的,但又不知道怎麼反駁 基於我覺得整篇是歪理, 所以我就沒有要幫他宣傳文章名稱或是轉貼網址的意思了 對於這種事情我就是這麼小心眼噢(挖鼻孔) 總之,那篇文章裡面大致上在講一些 「你想要XXX,那你怎麼不先XXX」這樣的道理 簡單說,就是一個(年輕)人如果想擁有享受、如果想擁有尊嚴 基本上就該去吃大便的一個論點 然後太陽花學運對這社會一點狗屁幫助也沒有 對不起我講得有點直接,但他的論點翻成白話文就是如此 當然在這字裡行間,我也希望同世代的你們 或是下一個世代的你們 (雖然我期望我沒老到要把某些讀者當成下一個世代的人) 你自己要知道自己要為什麼努力、自己的理想在哪裡...

Read More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與民主死在哪裡?
四月13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與民主死在哪裡?

嗯,回台灣的這一個多禮拜來 每天還是緊繃著神經 過去幾週,或我們縮短為幾天 我看見、聽見好多無法相信的事情 讓我不禁開始思考,民主到底死在哪裡? 在1895年清廷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的時候,台灣就成立了「台灣民主國」 幾年前我知道,他是東亞地區第一個民主國家 雖然後來證實東亞地區第一個民主國家是1777年在婆羅洲成立的蘭芳共和國 但我想假如當時資訊像現在一樣發達的話 人民應該會覺得這是一個地方的、小島的,或著國家的轉機吧! 但是這些老百姓等到的,卻是一場背叛。 先撇開第一大總統前清台灣巡撫唐景崧逃亡回中國大陸不說 再撇開第二任總統劉永福戰敗逃亡不說 事實上,台灣民主國的建立就是一場騙局 唐景崧一心還是向著清廷、向著中國大陸 他沒有要為台灣人民爭一口氣,他只是要為清朝政府爭一口氣。 後來台灣進入50年的日治時期, 既然是被割讓的、被統治的 既然是個次等公民,那我想一切迫害、不公等等 我們可以把它當成是不可避免的 因為這本來就是一種掠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