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我說」關於我的藝術大學生活/與那些室友的住宿趣事

DSC06735
今天突然很想跟大家分享大學時住宿的趣事
因為以前在北藝大的住宿生活其實很特別
(全名是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前國立藝術學院,並不是前國立藝專)

最近兩位在國外唸書的前室友都剛好要回台灣
想起了許多以前的事情

再加上整理了以前的舊桌電
找到很多大學時的照片
有趣的事情真的很多
今天先講大一時關於各系所的住宿趣事好了

DSC06736

除了大二那年沒抽到宿舍只好外宿之外
其餘三年我都住在學校宿舍裡面
因為北藝大的宿舍跟一般學校的宿舍比起來
真的是仿佛一座渡假山莊
尤其大三以後蓋好的新宿舍
更是一個豪華到不行

雖然還是四人一寢
可是舒適度真的很優秀
走道寬敞、每間寢室又有一套獨立衛浴
如果運氣好抽到面對台北市的房間
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無敵夜景
(很可惜我就是沒那麼好運,都抽到面山壁的)

除了房間很大之外
另外一點很特別的是
當大一新生入學的時候
我們學校會刻意把各系的學生打散
讓不同科系的學生住在一起

(不然要是四個美術系的住一起房間會有多可怕啊)

所以大一剛住宿的時候
波痞我是跟一個美術系同班的同學
還有一個傳統音樂系
跟一個舞蹈系的同學住在一起

一進大學其實大家對生活上許多事情都不太熟悉
但舞蹈系的學生們卻已經是熟門熟路
因為我們學校的舞蹈系是七年一貫制的
所以等於是從高中就開始在大學校園裡面唸書
(btw北藝大舞蹈系的創立者是林懷民,超級硬底子沒在怕的)

當時有許多舞蹈系的同學會來我們寢室串門子
可能因為我們比較不怕吵吧
(應該說兩個美術系的是晚睡,傳統音樂系的是真的不怕吵)
有幾個舞蹈系的同學簡直像是住在我們寢室一樣
出現的頻率高到爆炸

一開始最不習慣的事情是
每當打開寢室的門,真的不知道會看到什麼畫面

比方說,
每天下課打開寢室的門
可能會看到室友站在門口
一邊熱絡的講著宿舍的內線電話
一邊朝天蹬
單腳腳尖直接超過頭頂啊!!!

這應該是件很輕鬆的事嗎?!

或著是坐在對面跟妳聊天的這位舞蹈系清秀少女
搞不好會一邊跟妳大聊少女之間的感情史
卻一邊擺出超標準的一字馬
這種妳一輩子都不可能擺出來的姿勢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
有一次大家席地而坐在打麻將

是的,我的舞蹈系室友甚至帶了迷你麻將到宿舍
但我們不賭錢
只賭對方零食櫃裡面的零食、點心

盤腿坐在地上一兩個小時腿痠是理所當然的
這時候一位舞蹈系的女孩突然說:「啊,我的腳好痠喔!」
按照一般人的常理
頂多把腿伸直,讓腿能夠舒適伸展一下
或是起身走一走

結果這位女孩的處理方式
竟然是把腿折到脖子上放著
(我很難解釋這個畫面,總之相當不符合人體工學啊!)

====
除了總是看到許多人體極限以外
不同系所的人
其實作息也不太一樣

像美術系每週大概只有一堂重要的課會在早上八點這種時段
其餘的幾乎都是十點或是下午的課
所以我跟另一個美術系的室友大部份時候都是睡到爽才起床
睡到中午也是常有的事情

可是我的其他室友就跟我們不一樣了
我們學校的傳統音樂系學的是南管跟北管
跟一般的國樂系不太一樣
所以他們的老師教授們幾乎都是一些國寶級的人物
也因為老人家總是早睡早起
我傳音系的室友每天的重點課程都集中在早上!
每天一大早八點就要開始上課

當然舞蹈系的狀況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至少大一的時候不會好到哪裡去
記得舞蹈系的大一學生有一堂必修課
叫做「太極」


對的,這個太極就是那個太極

這堂課崩潰的點在於
上課的時間是早上六點。

所以每次隔壁寢來抬槓的舞蹈系同學都會一邊在地上打滾
一邊說:「啊~為什麼明天又要上太極~」
可是又不回去睡覺繼續跟我們抬槓到凌晨兩三點
我也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

而且很悲傷的是
其他系的人如果很奮發向上去修太極的話
還可以抵體育課的學分
可是對舞蹈系來說
這個學分就是一個純粹的必修學分
不能不修,但修了也不能抵什麼!!

直到現在我想起她們哀嚎的樣子
還是覺得好可憐呀

====
目前主要都在講舞蹈系的事情
但我另外還有一個傳統音樂系的室友也很有趣
剛才前面說過他們主修的是南北管
可是我有點懶得解釋,好奇的人就自己上網查好了(挖鼻孔)

總之,大一的時候我這位室友還是念南管組
主修古箏、琵琶跟二弦
(據一位同校傳音系學妹指出本校南管無古箏,但我發誓我室友有跟我提過這件事啊!)
二弦是一種很像二胡的樂器
然後我只能說到期末時分
我真的快被二弦這個樂器給整死!!

藝術大學的期末考跟一般學校是很不一樣的
我們美術系主要就是交作品
有些課程要一一攤在大家面前評鑑、任人凌辱
有些只要老師自己收去打分數就好了

然後傳音系期末就是要對一些樂器樂譜的學習有所驗收
再加上南管其實比較冷門
我這位室友也是進大學以後才開始學習這些樂器
(她原本是學鋼琴的)
所以也算是個生手

當我期末面臨交作業地獄
正跪在地上刻版畫刻到手都在痛的時候
我這位室友竟然坐在地上、在我耳朵旁邊給我拉二弦!!!!

(畢竟我們正要進行的這兩件事都無法在書桌上進行,只好都移駕地上)

這時候我只能說: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
她那不熟練的二弦真的讓我極其崩潰呀
刻一張對開大的版畫已經很崩潰了
(對開多大?就是A4的4倍再小一點)
結果還要配上驚人的配樂啊~

倒是跪在地上的我對她來說絲毫沒有影響
她還是超專注地在研究她的二弦,仿佛我從不存在

====
除了實際的樂器練習以外
傳音系還要搞懂一些樂譜
我不太記得那種樂譜的專有名詞了
後來有網友跟我補充這叫工尺譜
我真的是新仇舊恨都湧上來

總之每當我在打報告的時候
那位室友就會一邊看著她的樂譜
一邊開始唱:「絲絲溜絲溜工ㄘㄟ懂ㄘㄟ」之類的東西

更可怕的事情是
她竟然唱到我都背下來了、我都會唱了啊!!!!!
我根本連那些字怎麼寫我都不知道好嗎(崩潰)
所以就算她不唱了、開始做報告了
這驚人的樂譜還是會洗腦式的在我腦海裡面播放
餘音繞梁三日久久不會散去

後來學校指定的跨系選修我甚至還選了傳統音樂鑑賞
殊不知這真的是一個太未知的領域
就算我會唱絲絲溜絲溜工ㄘㄟ懂ㄘㄟ也無法讓我比別人更加得心應手
學期末的時候我這門課就直接被當掉了

====
說完別系的壞話
該說說自己美術系的壞話了
老實說,我覺得跟美術系的人住在一起真的很可憐!

我們東西真的比其他系所的人要多很多
畫板、畫具、做好的作品
說真的宿舍這小小的空間真的是不夠塞呀

再加上大一的美術系學生是沒有專用工作室的
所以我們只能在公用教室做作品
或是帶回寢室做

那因為我跟另外一外同在美術系的室友都是同一種人
就是,我們並不喜歡在公開場合做作品
所以我們都會把作品帶回寢室做
舉凡炭筆素描、水彩、版畫、水墨、書法等等作業
我們都會帶回寢室裡面做

所以我們寢室裡面的巧拼上有碳粉、墨汁的痕跡
偶爾地上還會出現木屑或橡膠屑(版畫造成的)

當空間真的不夠的時候
我們還會把素描貼在牆壁上站著畫
把剛畫好的水墨畫晾在樓梯上面之類的

所謂的惡室友大概就是我們這種人吧。

記得有一次同系有個同學因為失戀太傷心
作業進度大大落後
她還把作業拿到我們寢室
我幫她一起趕作業
整個寢室又多了兩張大畫板
進門的人都快不能過了

有我們這種室友的唯一好處只有
我們的大畫板可以拿來當麻將桌…(無誤)

好啦,說真的我大學時的住宿趣事還有很多
一時半刻真的講不完
改天再來繼續講其他趣事,
因為真的太好笑了,不跟大家分享一下好像還真的不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生過什麼外宿時的趣事呢?
好想知道一般大學住宿生活應該是要長怎樣噢
(畢竟我們的真的沒有很正常)
今天文章就到這裡囉
大家掰白~

Author: pohppy

Share This Post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