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與民主死在哪裡?

12345667
嗯,回台灣的這一個多禮拜來
每天還是緊繃著神經
過去幾週,或我們縮短為幾天
我看見、聽見好多無法相信的事情

讓我不禁開始思考,民主到底死在哪裡?

在1895年清廷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的時候,台灣就成立了「台灣民主國」
幾年前我知道,他是東亞地區第一個民主國家
雖然後來證實東亞地區第一個民主國家是1777年在婆羅洲成立的蘭芳共和國
但我想假如當時資訊像現在一樣發達的話
人民應該會覺得這是一個地方的、小島的,或著國家的轉機吧!

但是這些老百姓等到的,卻是一場背叛。

先撇開第一大總統前清台灣巡撫唐景崧逃亡回中國大陸不說
再撇開第二任總統劉永福戰敗逃亡不說

事實上,台灣民主國的建立就是一場騙局
唐景崧一心還是向著清廷、向著中國大陸
他沒有要為台灣人民爭一口氣,他只是要為清朝政府爭一口氣。

後來台灣進入50年的日治時期,
既然是被割讓的、被統治的
既然是個次等公民,那我想一切迫害、不公等等
我們可以把它當成是不可避免的
因為這本來就是一種掠奪

更何況掠奪之中還是有為台灣帶來不少進步與建設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戰敗
台灣這塊土地終於要重回「中華民國」的懷抱

嗯,然後呢?
相信念過歷史的人都知道
光復後的台灣並沒有什麼實質的管理跟建設
進入台灣的國民政府猶如一個新征服者,
對於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並沒有給予平等的對待

於是,發生了二二八事件

二二八事件只是一個統稱
事實上這個事件不可能只發生在二二八那一天
在這之前民怨已經不知道堆積了多少
之後也有數不清的流血事件

而二二八事件也引起了嚴重的省籍情結

當然我講這些不是要講一些省籍情結之類的狗屁
畢竟那已經是將近70年前的事情了
70年有多久?
一個出生的嬰兒都變成垂垂老矣的長者了
所以這之間會有多少變化
我想這是不需要我再多說的

在這些人變成所謂的暴民之前
他們究竟對這個政府失望了幾次?

雖然你們還是可以自己去查詳細的始末
但我還是大概講一下二二八事件是怎麼回事

大家都知道二二八的衝突是來自於查緝私菸吧?
除了查緝私菸四個字以外,我原本記得的也很少
畢竟歷史課本上考卷上的重點就是這樣子而已

總之,在警察查緝私菸的時候跟賣菸的老婦人起了衝突
不小心把婦人打得頭破血流
引來許多民眾圍觀(對嘛,好好的幹嘛把一個單親媽媽打到頭破血流呢?)
警察為了嚇唬嚇唬當時這些圍觀的老百姓就開槍示警
沒想到一開竟然射殺到站在自家門口看熱鬧的人(你看有沒有那麼衰,他最後還傷重不治)
結果激憤的群眾就去包圍警察局,要求警察出來面對(有沒有覺得很眼熟)
但警察沒有出來面對,於是在228早上,積怨已久的台灣民眾就罷工、罷市、包圍專賣局、還把專賣局的菸酒拿出來燒掉

警察沒有出來面對,出來的是對市民掃射的公署衛兵
於是群情更加激憤,不止對政府憤怒,也遷怒給一般的外省人
但外省人也可以公然捕人、綁架一般的台灣居民
所以各地的反政府行動越演越烈
反之,鎮壓行動也越演越烈,造成無數的死傷

當然中間還有一些當權者的奧步之類的
這個我就不多說了,你們自己去看維基百科<<

看不懂也不用問我,我該說的都說了

接著1949年,國共內戰打輸
國民政府流亡到台灣
對,我不會說是撤退
因為在國際上這是個流亡政府是事實

於是台灣開始了戒嚴時期
被共產黨打到有被害妄想症的蔣介石
以及政府、軍隊、政黨開始高壓統治台灣這塊土地
沒有言論自由,甚至無緣無故被當成匪諜監禁處覺得人都有

課本上面讀的是造神一般的課文
不止課文,作業簿的封底還要給你順便洗腦
不瞞你說就連我小時候都還是用這種作業簿

雖然我們憲法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居住自由等等
但因為戒嚴、因為動員戡亂臨時條款的關係

這些我們現在有的許多自由,在當時都是沒有的

所以有許多人爭取民主、爭取自由
所以有美麗島事件,
所以鄭南榕會自焚。

在我出生的前夕,1987年台灣終於解嚴
但動員戡亂臨時條款還沒廢除
所以後來才有野百合學運

你知道嗎?
我跟我姊差13歲
我姊跟我媽差25歲
但是我姊跟我媽念的課本是一樣的
而我念的課本跟我姊是差很多的

老實說也許這也是這次學運有極大的世代鴻溝的主因吧
不過這個我們先不說

我只是要說,在極權時代
對於教育也是洗腦式的教育
內容怎麼樣我不多說,
我想這個大家也心知肚明

除非你還太小,
孩子,如果你還太小,
拜託不要相信所有大人告訴你的事
現在資訊很發達,聲音也很多
很多事你要自己去找答案,自己去了解
自己去發掘、判斷什麼是真相,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然後在1990年代以後,台灣的民主自由算是相當蓬勃發展
台灣人民對於公民權也有了許多的認識

我們有充分的言論自由
我們可以民選總統
我們可以選出民意代表、立法委員

因為出生在一個民主的時代
對我來說民主是自然的
但是我所看到的政治是醜陋的
從小我就看到立法院立法委員打群架拔麥克風的畫面
不同黨派的候選人互相抹黑謾罵的畫面

所以我對政治其實很冷漠
以前只要有人跟我談政治,
我會帶著淡淡的微笑告訴他:「我不談政治,也不談宗教。」

政治那麼醜陋、骯髒,我們為什麼要碰呢?

那些人前一套,開空頭支票的候選人
投他,不投他,又有什麼差別呢?
即使我有了投票權,我也沒有行使我這個權利

然而我看著新聞報導,看著網路上的消息
政治一天比一天更骯髒
政府可以違憲強拆民宅,
因為強徵農地、強拆民宅弄出兩條人命
有人活生生的在軍營被操練至死,
政府並沒有拿出合理的制裁合理的解釋

但你知道,有些事情
感覺還是離自己不是那麼近。

直到30秒黑箱服貿這件事,我突然醒了

原來因為台灣人民的政治冷感,
官員們已經可以明目張膽做出這種事情

然後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的來

行政院那夜的血腥鎮壓,
政府可以說只是拍拍肩膀

黑道可以率眾公然對群眾叫囂
政府可以解釋那是路過

新聞媒體可以製造假新聞、放假消息

警察單位也可以公然違憲。

這是最近最近的一件事了,
我也不贊成群眾太過不理智的謾罵、暴力行為
但你知道嗎?
違憲就是違憲!

憲法有多重要?
憲法關係到你我每個人的許多人身、居住安全等等

如果我們姑息這件事,
代表我們默許政府違憲
那,是不是未來你我的人身、居住安全都不重要了呢?

我在想民主死在哪裡,

台灣民主國被操弄的時候,
民主還沒出生就死了。

日本殖民統治的時候,
我們並不擁有民主。

台灣光復後,二二八事件公署衛兵對人民掃射的時候,
民主也一起被槍桿子給射殺了。

國民政府流亡到台灣,開始戒嚴、開始動員戡亂
白色恐怖的時候,民主只有一個空殼子。

強拆民宅的時候、老百姓無端端喪命的時候
黑箱簽署不平等條約的時候、顛倒黑白的時候
我們的民主死了一次又一次。

中間我們享用了民主好一段時間,
自然到我們忘了有多重要
自然到我們忘記去行使權力

自然到我們現在必須承擔民主再次死去的責任。

你知道嗎?
我無法再對政治冷漠,
因為我正在承擔我過去對政治冷漠造成的後果。
這讓我天天都在反省,
天天都在看無數的資料、文獻,思考、比對
天天都在試著做也許能夠讓民主起死回生的事

我只希望兩年後、五年後、十年後
我可以不用對著人們說:

「欸,你知道我們的民主死在哪裡嗎?」

Author: pohppy

Share This Post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