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我說」關於我的牢騷|一副耳環與女性自主權的相關性

未命名-1 拷貝
昨天大法官釋憲了,不過我們今天先不聊這個
想跟大家聊一個小故事

偶爾我看著電視、看著報章雜誌的時候
看到人戴著垂吊式的耳環
會因為想起過去聽到的一段話突然憤怒起來

不知道是國中還是高中時的事情
因為我覺得應該是高中時比較注重打扮了,才會牽扯到這些事
但我國中是念有高中部的私立學校
又覺得也有可能是這樣才會聽到這一番言論
這可能要有跟我同校的校友出面說明才知道了

有一次一位男主任在台上說話,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
從遙遠的宋朝跟我們講起
大意是說當時的男人給婦女戴上長長的耳環
要的是讓她們維持姿態端莊
如果姿態不端莊、是個不守禮法的女人
耳環就會像耳光一樣甩在她們臉上
提醒她們是多麽的不堪,甚至是個有失婦德的女子

當時我在台下聽了這一席話非常生氣
(我甚至不確定這個故事是不是真的)

其實當時那位主任大概只是想要叫學生不要再戴耳環上學
但他大可以說他認為學生戴耳環是不恰當的
不需要汙辱所有的女學生
暗指台下有戴耳環的女學生是「有失婦德」的

所謂「婦德」這種狗屁
本來就是父權主義用來控制女性的藉口

當時我沒有戴耳環上學
直到今天,我每次看到垂吊式的耳環
就會想起這段令人火大的言論

我身為一個女性的價值,憑什麼要以你那陳腐又沒有根據的觀念而定?

學生戴耳環也許不恰當
但這個主任的言論充滿歧視意味
冒犯了在場所有有穿耳洞的女性
卻從未因此被譴責過

我身為一個女性
卻只因為一個耳洞,要被說得如此不堪
今天我戴與不戴耳環應該是我自己的選擇
而不是幾百年前另一個國家的禮法給我的束縛

同樣的,今天有些人選擇做一些事
但他不妨礙你、不妨礙這個社會運作
那,關你屁事?你又有什麼資格以你陳腐的觀念去評論他人?

波痞到底是在幹嘛?

Author: pohppy

Share This Post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