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我說」與你們相處很愉快,但與你們共事是地獄|關於我與許多台灣年輕人共事的經驗(一)

螢幕快照 2017-10-20 下午7.37.37
先說,工作上會遇到的爛人是不分年齡的

老實說我遇過年紀大的塞狼絕對比年紀輕的多
而且他們幹出來的事情更是令人髮指
只不過他們是從相處就開始令人不舒服,從頭到尾都很糟
所以今天這篇就先不探討了

針對年紀大的,改天有感而發我再一次譙個爽。

事實上我對於年輕一輩總是被稱之為草莓非常反感
我身邊多得是抗壓性超高工作效率超高的年輕人
再加上這個詞彙最一開始是指稱1960年代出生
也就是所謂五年級的人

真的是很想大喊誰草莓啊你才全家都草泥馬咧(白眼)

那今天為什麼要寫這篇呢?
主要是我出社會多年,真的遇到許多殘念系的台灣年輕人
明明相處起來很愉快,共事起來卻像是地獄

如果說我的文章多少有點影響力的話
希望多少能讓部分的人自省一下
(還是說這年頭什麼都要拍成影片才有影響力啊)
(雖然說不管我寫什麼媒體都沒有要管我啊)

當然遇到他們的同時
我一邊崩潰也一邊自我反省了一下
才會決定寫出這樣的文章

我要說:「與你相處很愉快,但請你為自己的工作多負點責任。」

因為怕大家有點混淆
決定按照職業類型分成兩篇
今天是上集


故事一:

第一個故事是我剛開始工作大概兩年的時候遇到的
是個國外的工作,所以廠商那邊請了兩個隨行翻譯給我們
一個翻譯是台灣女生、一個是中國男生
兩個人都跟當時的我年紀差不多,都是在當地唸書的學生
他們主要的工作就是翻譯、隨行助理

其中那個台灣女生因為在當地是念美容學校
所以偶爾還需要協助造型師幫忙我們做一些造型

那個女生是很大而化之的人
也因為這樣,比起個性比較拘謹的中國男生
跟她相處起來是比較自在一些
工作第一天就覺得她好像認識很久的人一樣

可是第二天開始就發現一些小問題
比方說,她在工作的時候總是會開一些過頭的玩笑
不管是對她的同事還是對我們
或者是說當老闆交待她一些事情的時候
她有時候做得不完全,有時候是完全沒有聽進去

那個中國男生雖然個性拘謹
卻能夠好好聽進老闆的話,完成基本的工作

第三天因為一早就要上工
當地的造型師就委託她先幫我們的頭髮上電棒作為打底
這樣造型師要綁我們頭髮時進度就會快很多

一般來說在捲電棒的時候不會反覆一直捲同一束頭髮
但她上電棒的手法不太熟練
捲起來甚至一直出現摺痕
所以她只好反覆一直捲我們的頭髮
不僅在這個步驟耗費很多時間
也捲不出好的效果

造型師後來只好自己再重捲一次
等於她耗費的40分鐘是徒勞無功的

我覺得她的狀況不算太誇張
但畢竟是在國外的公司以「台灣人」的身份得到這份工作
主要第一點我覺得她在老闆交待的事情上不夠用心
等於連最基礎的工作都做不到
第二點是當她因為「美容學校在學學生」被錄取
卻連最基本的電棒都無法使用好

不管哪一點,我想可能都會令人對台灣人的印象大打折扣


故事二:

第二個故事算是比較近期的事情
我接了一個平面拍攝的工作
一般來說拍攝工作雖然現場會有造型師
但我還是會自己畫好至少八成的妝,只有兩成到現場修正
髮型則是會完全交給造型師處理

當天我應該是在約定時間稍晚10分鐘抵達的
說真的我已經有點不好意思
因為拍攝工作稍微delay一點點,都會影響後續其他人的進度

結果我到了那邊跟工作人員都打過照面、討論完服裝搭配之後
大概還在化妝室內坐著等造型師等了至少20分鐘

等了一陣子之後造型師終於登場
是個很年輕的女生,大概比我小三四歲
比起我她更像要被拍攝的樣子
完美的妝髮、完美的服裝搭配
瞬間我都覺得我是不是該叫計程車回家去比較好

她匆忙地放下自己的生財工具們
聽了工作人員的指示開始幫我整理頭髮

一邊在弄頭髮的時候我覺得這個女生很貼心
她很在意我的感受
梳頭髮的時候會問有沒有弄痛我
編頭髮的時候也不會過度拉扯我的頭皮
我還想說這還真是難得
過去給有經驗的造型師弄頭髮都是頭皮沒插破不准回家啊

當她一邊綁頭髮時我開始覺得有點詭異

她綁頭髮的進度非常慢
而且綁的感覺也不像是要綁工作人員指定的拳擊髮辮(也就是蜈蚣辮)
但我也沒有特別說什麼,想說萬一綁不好我也是可以自己綁

過了好一陣子之後
她突然很小聲的跟我說:
「其實我不會綁這種辮子…」
「妳不要跟他們說好嗎?」

我必須告訴你們當下我有多傻眼
一般女生不會綁蜈蚣辮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
但如果今天妳是個造型師
妳的工作就是處理別人的妝髮
區區一個蜈蚣辮不會綁是很荒謬的事情

但我也不想毀了別人的前程
當然我也不會把這件事情跟工作人員說
於是我就問她說:「呃…那還是說我自己綁?」

結果她說了:「我再試試看」
然後就用土法煉鋼的方式,把我的頭髮用小黑夾夾得好像有綁蜈蚣辮
再加上超多髮膠噴到我每一根頭髮都如鋼鐵般堅硬
(事實上還是滿歪的,頭髮的形狀變得很奇怪)
經過一番苦戰頭髮終於完成了

先解說一下我自己臉上原本有的彩妝
我唇妝是完全沒畫
眼妝則是畫了比較基礎的步驟
其他底妝、眉毛、腮紅是畫好的

她看了看我的臉,說:「好像不需要再畫了耶!」

當下我也是瞬間愣住
想說「你確定要讓我這樣上去被拍嗎啊啊啊啊」
「我平常出門的妝都比這個還要濃欸!」
(而且我會只畫到八成是因為工作人員叫我畫好底妝到就可以了)

於是眼妝我決定自己再加工,唇妝交給她就好了

她翻了翻自己的工具箱,問我喜歡什麼樣的唇色
我就說一句:「乾燥玫瑰色系的都可以。」

結果她回我:「那是什麼顏色啊?」

那個瞬間我真的再度崩潰
再次重申,這個事情是比較最近的事情
是「乾燥玫瑰色」這個詞彙已經超氾濫的狀況下發生的

我覺得事情是這樣的,一般女生可以不知道什麼是乾燥玫瑰色
但她是靠流行時尚、靠當今流行的彩妝吃飯的
如果說一般的路人,甚至是路上的男生都可能知道乾燥玫瑰色是什麼
她身為一個專業的化妝師、造型師不知道什麼是乾燥玫瑰色
我想相對是一件相當嚴重的事情

我很慶幸自己已經畫好了八成的妝過去
因為我無法放心把自己的妝交給她

可能有些人看到這裡能理解我感到崩潰的點在哪,有些人無法
主要是說,她是靠「幫別人化妝&弄頭髮」吃飯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
對於這方面的技巧、資訊她應該要有一定的了解
而不是把自己的造型弄好就算了
她必須為自己的工作負責
提升一些必要的技巧與知識

而不是只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裝模作樣就可以了事的。

我也不認為她應該在工作進行中才跟別人請教
她早在接下這份工作之前,就應該要有那些基本的技能


所以,總結以上兩個小故事

(之後還會有另外兩個小故事)

我知道許多台灣的年輕人個性很好、很有想法、很好相處
但是,如果在工作上能改正以下缺點,你們會更好
1.不用心聽別人的指示
2.因為別人對你好就過度放鬆
3.虛有其表內在卻沒有提升
4.最基礎的技能都沒有學會

我個人是覺得至少這幾點要改進啦…
講得很白話,畢竟有時候講得太晦澀也不見得有用啊(挖鼻孔)
好,今天文章就到這裡了
之後我們繼續!

 

Author: pohppy

Share This Post On